首 页 > 新闻中心 > 公司新闻
公司新闻

2021年金融系统让利展望:大概率不设总量目标,结构性让利将继续

发表时间:2021/3/3 15:20:45  浏览次数:889  字体大小:

宏观政策向常态化回归是大方向,去年的让利政策会弱化。

2020年,为应对疫情冲击,国务院要求金融系统对实体经济让利1.5万亿。从监管部门公布的数据看,这一让利目标已经完成。

目前全国“两会”开幕在即,市场也高度关注监管部门今年是否会再度要求金融系统尤其是商业银行让利。去年政府工作报告提出,金融机构与贷款企业共生共荣,鼓励银行合理让利。为保市场主体,一定要让中小微企业贷款可获得性明显提高,一定要让综合融资成本明显下降。

记者采访多位业内人士了解到,因为宏观经济复苏、LPR调降空间有限等原因,今年大概率不设置总量让利目标,但结构性让利将继续。

“之所以去年让利1.5万亿,是因为实体经济受到很大冲击,去年一季度宏观经济负增长,实体经济困难。但去年下半年以来,中国宏观经济逐步恢复,货币金融环境边际上有收紧的趋势,因此今年不太可能有总量上的让利要求,但结构性的让利会持续。”国家金融与发展实验室副主任曾刚对记者表示。

1.5万亿让利目标已完成

去年一季度疫情冲击下,商业银行和实体经济盈利呈现出巨大的反差。Wind数据显示,2020年第一季度我国工业企业利润总额同比大幅下滑36.7%,但商业银行实现净利润6001亿元,同比增长5.0%。

央行研究局课题组去年5月发表的《客观看待第一季度银行业利润增长》一文称,在实体经济面临较大困难、银行利润绝对量较大的情况下,银行让利实体经济存在一定空间。银行要发挥利润较多的优势,加大对实体经济尤其是小微企业的支持力度,畅通经济金融良性循环。

去年617日召开的国务院常务会议明确指出,要进一步通过引导贷款利率和债券利率下行、发放优惠利率贷款、实施中小微企业贷款延期还本付息、支持发放小微企业无担保信用贷款、减少银行收费等一系列政策,推动金融系统全年向各类企业合理让利1.5万亿。

在前述“一揽子”措施中,引导企业贷款利率下行列在最前面,这也是最为主要的让利方式。

LPR降,那么贷款利率跟着一起降;LPR不降,贷款利率也得降。监管部门窗口指导银行,要求每季度降低LPR点差,因此虽然去年4月后LPR没有调整,但是我们贷款利率也有下降。总之,贷款利率降幅要比LPR大。”某股份行资产负债部人士表示。

央行数据显示,2020年末,全国企业贷款加权平均利率为4.61%,比上年末下降了0.51个百分点,创2015年有统计以来的最低水平。而同期LPR降幅为0.3个百分点。值得注意的是,在LPR报价不变的时段,企业贷款利率仍呈现下降趋势,只是降幅稍小。比如去年末企业贷款加权平均利率比6月末下降了0.03个百分点。

从监管部门公布的数据看,去年1.5万亿的让利目标已然完成。央行货币政策司司长孙国峰今年1月在国新办发布会上介绍,人民银行会同有关部门通过降低利率、减少收费、贷款延期还本付息等措施,去年引导金融系统向实体经济让利1.5万亿。

从孙国峰披露的数据看,引导贷款利率下降让利5900亿,占比近四成。此外,银行减少收费、支持企业重组和债转股,设立两项直达实体经济的货币政策工具,引导债券利率下行,再贷款再贴现支持发放优惠利率贷款分别让利4200亿、3800亿、1200亿、460亿。前述五项让利规模合计达到1.56万亿,略超目标值。

或不再设总量目标

2020年金融机构向实体经济让利1.5万亿元的阶段性任务已经圆满完成,2021年不具备继续大幅度让利的条件,也不会设置大规模的让利目标。因为LPR已经连续10个月保持不变,从一个侧面反映出贷款利率下行的空间有限。”招联金融首席研究员董希淼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

中国人民银行授权全国银行间同业拆借中心公布,2021220日贷款市场报价利率(LPR)为:1年期LPR3.85%5年期以上LPR4.65%,二者连续10个月保持不变。当前LPR已经成为银行贷款利率的定价基准,金融机构绝大部分新发放贷款已将LPR作为基准定价,即“企业贷款利率=LPR报价 点差”。

“监管部门去年要求将企业贷款利率与LPR的点差压降,每季度考核,比如上季度点差是150BP,这季度可能是140BP,因此贷款利率下降得比LPR快。”前述股份行资产负债部人士表示,“今年还没接到通知,估计不会有让利的硬性要求了。”

去年末召开的货币政策委员会2020年第四季度例会指出,下一步着力打通货币传导的多种堵点,继续释放改革促进降低贷款利率的潜力,巩固贷款实际利率水平下降成果,促进企业综合融资成本稳中有降。业内普遍认为,短期内LPR和企业贷款利率有望维持稳定。

“去年主要出于让利才不断压降点差,而今年疫苗接种将带动经济增长动能进一步修复,宏观政策向常态化回归是大方向。因此,去年的让利政策会弱化,短期内贷款利率将保持平稳。”前述股份行资产负债部人士表示。

曾刚则指出,之所以去年让利1.5万亿,是因为实体经济受到很大冲击,去年一季度宏观经济负增长,实体经济困难。但去年下半年以来,中国宏观经济逐步恢复,货币金融环境边际上有收紧的趋势,因此今年不太可能有总量上的让利要求。

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初步核算,2020全年国内生产总值1015986亿元,按可比价格计算,比上年增长2.3%,略超市场预期。分季度看,一季度同比下降6.8%,二季度增长3.2%,三季度增长4.9%,四季度增长6.5%

此外,国内制造业PMI指数从20204月份开始连续11个月处于50%以上的扩张区间,显示宏观经济持续不断恢复。在宏观经济恢复后,货币政策从去年5月开始已边际收紧,DR007恢复至政策利率附近。

2020年推动让利的一个原因在于商业银行利润规模较高。银保监会最新数据显示,2020年全年商业银行累计实现净利润1.94万亿元,同比下降2.7%,降幅较前三季度收窄5.6个百分点。市场分析认为,随着今年宏观经济继续改善,商业银行利润增速将恢复正值。

“虽然2021年商业银行经营指标会有一定好转,但银行部分风险指标滞后,商业银行经营管理特别在资产质量上仍会面临一定压力。”董希淼称。

对于2021年是否还有推动金融系统让利的政策出台,孙国峰回应称,下一阶段,人民银行将坚持稳中求进的基调,搞好跨周期政策设计,深化利率市场化改革,持续释放LPR改革潜力,巩固贷款实际利率下降成果,推动企业综合融资成本稳中有降。

结构性让利将继续

“不过,2021年让利工作仍将持续,比如两项直达实体经济的货币政策工具延续,这有助于稳定市场预期,稳定小微企业信心,也是让利的重要举措。3月份之后,两项直达工具是否继续延续,要看经济恢复情况而定。”董希淼称。

去年的政府工作报告提出,创新直达实体经济的货币政策工具,务必推动企业便利获得贷款,引发市场广泛关注。61日,普惠小微企业贷款延期支持工具、普惠小微企业信用贷款支持计划两项创新直达实体经济的政策工具问世。

孙国峰在央行发布会上披露,去年全年普惠小微企业贷款延期支持工具,通过减少企业孳息支出、过桥费用等方式为企业让利3580亿元,普惠小微信用贷款支持计划,为企业节约担保费用240亿元。

去年1221日召开的国常会确定,2021年一季度要继续落实好原定的普惠小微企业贷款延期还本付息政策,在此基础上适当延长政策期限,做到按市场化原则应延尽延,由银行和企业自主协商确定。对办理贷款延期还本付息且期限不少于6个月的地方法人银行,继续按贷款本金1%给予激励。

前述国常会会议还决定,普惠小微企业信用贷款支持计划实施期限由2020年底适当延长。对符合条件的地方法人银行发放普惠小微企业信用贷款,继续按贷款本金40%给予优惠资金支持。两项创新直达实体经济的政策工具延期均能减轻小微企业的负担,实质上也是商业银行向小微企业让利。

比如中小银行的资金成本较高,普惠小微企业信用贷款支持计划有助于降低中小银行资金成本,提高中小银行发放信用贷款的积极性。在逐步提高小微企业信用贷款占比的同时,该工具也有助于引导中小银行降低小微企业融资成本,更好地破解小微企业融资难、融资贵的问题。

“目前,我国经济仍处于疫情后的持续复苏之中,但消费需求回暖不稳定、中小微企业投资偏弱、民营企业效益不高、结构性就业矛盾较为突出。在此情况下,加强对小微企业帮扶和政策支持,有利于经济稳定复苏和保障产业链供应链体系稳定。”光大证券首席金融业分析师王一峰称。

曾刚表示,下一步将会强调货币政策的精准性,结构性货币政策会使用得更多,小微企业、关系国计民生的行业仍需要加大信贷支持力度,同时保持相对可接受的融资成本。但像已经出现过热的苗头房地产领域,它们的融资成本可能会上升。

贝壳研究院发布的数据显示,20212月份,房贷利率上浮趋势延续,52个城市首套房贷利率为5.32%,二套房贷利率为5.60%,环比均提升了3个基点,且增幅较此前的两个月有所扩大。

去年两项直达实体的货币政策工具主要是支持小微,未来支持范围可能会拓宽。央行副行长刘国强曾撰文指出,下一步要设计和创新具有撬动作用的直达工具,比如健全农村金融服务体系,发展绿色金融,引导金融机构加大对小微企业、民营企业、三农、制造业的信贷支持。21世纪经济报道)